爱心故事 >>为梦想赶考
为梦想赶考
发布时间:2016-08-11 18:54
发布机构: 海南省青少年希望基金会  阅读次数: 1111

  “写字的时候为什么要用手指按住眼睛?”

  “我眼球不听使唤,会不停地动,按住就能固定眼球了!”

  王佳宝,21岁,白沙黎族自治县元门乡人,海南国兴中学高三理科班学生。因患有先天性白化病,从小高度近视、弱视。  

  右眼完全不能用,左眼眼球无法固定。虽然从小到大老师都让他坐第一排,但他仍然看不清黑板,上课只能靠听,每次写字要用手指按住左眼眼球让眼睛聚焦。  

就靠着耳朵听课,他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县中学,又从县中学考入海南国兴中学。在老师、长辈眼里他是勤奋、有责任心的好学生;同学们也佩服他,但有时也觉得他认真得“用力过猛”。现在,除了高考考试成绩,王佳宝也开始为将来的工作、生活以及是否能被社会接受担心。惊喜还是失望,顺利还是坎坷,他不知道未来的道路上哪样会更多一些,能做的只是踏实走好每一步。  

永远坐第一排的学生

  国兴中学高三(7)班挨着讲台的桌子就是王佳宝的,位置两年没变。

  这样的“待遇”他已经享受了12年。从上学开始,每个教过他的班主任都知道他因患白化病高度近视、弱视,就给他安排了第一排的位置。但就算这样,他仍然看不清黑板。  

  “黑板上就是一团一团的白色;有人站在我面前,我只能看到轮廓,看不清五官,辨识班上同学只能靠声音;因为两个眼球不停转动,我眼里的世界也是闪烁跳跃的。”白头发,白皮肤,白睫毛,连眼珠上也似乎蒙着一层白雾,王佳宝在人群中总是分外打眼。

  白化病患者因害怕阳光,只有在月亮出来的夜晚,才觉得自在,又被称为“月亮的孩子”。

  “白化病患者和普通人一样,只是有点白而已”。但王佳宝的小学同学并不认同这句话,他们对王佳宝充满了“好奇”,并且爱逗弄他。“他们总是突然摘下我的帽子,互相扔来扔去,让我去抢。我当时很恼火,但又打不过他们。”虽然王佳宝现在能平静地回忆这段经历,但他也说,这件事让他苦恼伤心了很久。但16岁的时候,王佳宝给自己举行了“脱帽礼”。“当时姐姐看我走到哪里都戴上帽子,就问我难道准备这样逃避一辈子么?”从此,王佳宝决定上课时不再戴帽子。“自己都无法直面自己,怎能指望别人接纳你。”

暑假爬山帮家里收胶

  “上小学时,我也曾不懂事跟着同学逃学,后来体会到父母的苦楚,才知道发奋读书。”王佳宝说他学习的很大动力都是来自父母。

  王佳宝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,三哥马上从海南职业技术学院毕业。“我父母都是快60岁的人了,但在我印象中,他们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。每天凌晨2点出门割胶,一直劳作到晚上8点回家。我们4兄妹经常劝他们休息休息,哪怕一天也好。但他们总说,不干活,哪有钱维持生活?”王佳宝说,他不敢想象这句话背后的艰辛,所能做的就是用心学习。  

  日记本上,王佳宝写到,从小到大,父母因为忙于农活,都很少来学校参加家长会。以前他会在心里暗暗抱怨,甚至赌气对他们爱搭不理。“现在我不会了,我知道他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我创造更好的条件学习。”

  为了减轻父母的劳累,每逢暑假,王佳宝都会上山帮家里收胶。“我不能晒太阳,所以家里的菜地我帮不上忙,但胶林里还算荫凉。我眼睛不好,也没法割胶,只能帮着收胶。”

  高考结束后,父母凌晨2点出门割胶。上午8点,母亲又将昨晚收好的玉米拿到市场上去卖,王佳宝则和父亲上山收胶。  

  出门前,怕山上蚊子多,细心的父亲给他喷上了花露水,两人拎着铝桶和铲子出了门。父亲带着他骑摩托车来到山脚下,放眼望去,山最陡峭处接近垂直。记者跟在王佳宝父子后面,踩着枯叶和树藤,颤颤巍巍向上爬。不一会儿,前面的父子俩已不见踪影。“其实我也看不清路,但因为从上学前就开始走这条路,凭着感觉就能摸上山了。”王佳宝说,小时候他都是摸索着手脚并用往上爬。曾因下雨路滑从山上摔下来过,满身是伤;收胶的时候也被树枝绊倒过,半桶胶全部泼到身上,很是心疼。  

  到了山上,父亲从右往左收,王佳宝从左往右收,两人约定在中间汇合。走到胶树前,蹲下用铲子将碗里乳白色的胶刮出来,倒进铝桶中,王佳宝已经操作得很熟练。  

你就是个奇迹”

  从小到大,不少教过王佳宝的老师都对他说,“你就是个奇迹!”

  靠着上课盲听和自学,他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县中学,又从县中学考入海南国兴中学。傲人的成绩也让他在老师和同学面前挺直了腰板。“我小学老师都有点怕我,因为他们做不出来的题我都能解出来。”说这话时,一向腼腆的王佳宝脸上满是神采。  

  但进入高中,王佳宝明显感觉学习吃力了很多。“科目变多,难度也不断加大。”王佳宝说。

  “一般人都是一行字一行字看,而我是一个字一个字看,所以平时看书、答卷都非常慢,特别是英语,因为字母太多,每次只能做完两篇阅读,拿到50分就不错了。”记者翻看王佳宝的测试卷,字迹非常工整,像是一笔一划刻上去的。同班的符筱魅记得,自从王佳宝来到班上后,下课时总能看到他贴着黑板抄板书,有老师用电脑课件的,他也会弓着腰,趁课间贴着电脑屏幕看笔记。英语老师发现后,每次上课前会特地给王佳宝打印一份PPT课件。

  虽然学习上要比常人付出更多努力,但王佳宝主动当了班上的学习委员,还负责班上的图书角,平时说话很轻柔的他还说自己声音洪亮,申请每天班级跑操的时候帮大家喊口号。  

  大家发现,自从王佳宝接手图书角后,他专门做了一本借阅录,不仅给书籍分类、标号,而且借出还回的记录也都非常详尽。每次学校运动会、典礼等大型活动,他也会等大家散去后,默默在那里捡纸屑。  

  “他确实是个很认真的人,我们很佩服、尊敬他。”但班上也有同学认为,王佳宝认真得“用力过猛”,比如作为学习委员,他还会自己给同学们布置作业,大家不交他还会着急。王佳宝有时也会反问自己:“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其他同学,会不会太严厉了?”

  虽然王佳宝不像小学那样轻松考到年级第一,但一次班会上,班主任陈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:“王佳宝给我们每一个人做出了示范,包括我自己。”

他们是善良的“眼睛”

  6月10日上午,王佳宝领到了毕业证和国兴中学优秀毕业生奖状。而后,他和同学们一起把许愿瓶埋在了学校首任校长的铜像下,约定过几年一起回母校把瓶子挖出来,看看大家的愿望都实现没。  

  瓶子里装的是他们高二时在纸条上写下的心愿。“你当时的心愿是什么?”王佳宝说他当时写下的是能考上中山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。“因为我的眼睛报很多工科专业都受限,听亲戚说工商管理专业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但没想到后来成绩下降这么多,考上中山大学几乎是不可能的了。”

  因为感觉自己发挥得不太好,王佳宝说如果最后能考上一本、二本他就读,如果是三本,他可能就直接出去打工了。“家里主要靠卖橡胶,这两年胶价跌太多,三本学费太贵,家里负担不起。”除了大学,王佳宝也为自己的未来隐隐担忧。他同样患白化病、刚刚结婚的二姐对记者说:“农村女孩结婚还相对容易些,但弟弟得了病,以后工作、生活真的很难,只能靠他自己奋斗了。”

  高考结束返校的大巴上,同班的符筱魅站在王佳宝身边,给他描述着沿路的见闻:“我们刚刚从考场出来,很多家长正拿着手机拍我们呢;前面有个楼,看上去特别像世博会中国馆造型……”王佳宝一边抓紧扶手,一边侧耳仔细听着。

  关心他的班主任、特地给他打印PPT的英语老师、给他凑体检费的同学、帮他抄笔记的同桌、带他去超市买东西的室友……王佳宝说这些年碰到的老师、同学就像额外恩赐给他的“眼睛”一样,让他在黑暗中看到丝丝希望和光明。

  未来,也许排斥与同情,嘲笑与怜悯,遗憾和希望还是会同时充斥着他的生活,但王佳宝相信他还会碰到更多善良的“眼睛”,让他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。